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罪孽之死亡追踪

发布时间:2020-04-26 17:51:10 阅读: 来源: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第二十九章

在一家网吧靠近里面的阴暗角落中,一台显示器亮着,桌上堆满了零食和饮料,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到这来上网的小张。

小张这个人从小父亲就死了,母亲体弱多病,他大脑还有点毛病,所以出来工作的时候,母亲就求到老常多多照顾他。

不过呢,小张在家的时候就开始接触了上网,后来跟着一群不良少年学起了看岛国片,便一发不可收拾,毕竟脑子稍微有点不大好使,所以经受不了那些很直接的诱惑。

外面还下着雨,小张呢也看了天气预报,这几天都是阴雨连连的,所以工地也开不了工的。

今天便准备在这里包夜,然而这时候从网吧的门口进来一身披雨衣的人,此人的动作很轻,根本就没有惊动网吧里打着瞌睡的收银员。

即使是一旁上网的客人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都自顾自的玩着自己的游戏。

而这个人呢?从打进来就没脱下雨衣,上面的帽子遮盖住他阴暗的脸,没人能够瞧清他的模样。

那个人影缓慢的走到小张的身后,默默的注视着他,小张手里拿着零食,带着耳麦,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上污秽不堪的东西,看到兴奋的部分就打开饮料灌上一口。

小张呢,一边看着片,一边从电脑上往内存卡里装着东西。

当小张把一个东西拖拽到内存卡时,后面那个穿着雨衣的家伙突然浑身一震。

不久之后那个人就消失在了网吧,这时候门口有几个准备打车回去的人说:“雨停了,雨停了……”

这时候的小张放下耳麦,准备出去再吃点烧烤,毕竟这孩子难得有这么多时间来潇洒放松。

小张出了胡同,准备想临街走去,不料他的身后竟然再次出现了那个雨衣人……

这时候他掏出手机,来翻开下载的内容,打开了其中一个便看了起来,一边看还一边说:“你们这帮笨蛋,还真以为把我卡弄坏了,我就看不到了,呵呵!”

只见他的手机屏幕上出现的,赫然就是三号工棚里的这些人,然而,原本都是一张张朴实无华的面孔在这里面却是极其狰狞和丑陋。

画面里的人影不时的跳动着,伴随着众多男人的声音里,似乎能听见一个女孩儿的呼救声,然后那个声音停止了,只能听见若隐若现“呜呜呜……”的声音。

然后在一群男人中间,出现了一个不属于这里的人……

这时候的小张面露微笑的将手机放回了口袋,显然不知一个人竟然跟在了自己背后。

正当他走着忽然看见前面路口有一片绿色的纸片,看着有些眼熟。

小张就走上前把它捡了起来,一看竟然是面值五十元的钞票,别看这孩子有些脑残,但是某些方面上的认识和其它人无异,小张就将它赶忙揣进兜里,四下看了一眼,不过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就在左边的胡同里面竟然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钞票。

小张一瞧就进去了,心想这保不准是那个人掉的,赶紧捡回去,今天的花销就有着落了。

正当小张进了这条幽深狭长的胡同时,那个身披雨衣的人也跟了进去。

小张正蹲在前面,点着脚,从小水坑中,把那几章钞票抖了抖,弄干上面的水。

就在这节骨眼上,耳边就感觉一阵腥风刮过,还没完全来得及转过头,他就被一块石头生生砸在太阳穴上,瞬时间脑袋上那个部分就凹陷下去,一股鲜血飞溅在水洼里,很快那块石头一次又一次的敲击在他的头部上。

一声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小张的脑袋已经不成模样,在意识到小张已经死后,那个身穿雨衣的人,从小张的口袋里掏出了他的手机。

小张就被这个雨衣人一声不响的拍死过去,这时候天上开始掉下雨点,很快又开始下上了大雨。

雨衣人就这么坐在小张的背后,看着他脑袋上的血液被一点一点的冲淡。

只听见那个雨衣人颤颤巍巍的声音说:“对……对不起啊,张,为了我们十几条活着的人,只能委屈你自己了……”

这个人竟然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他放下石块,摘下了雨衣上的帽子,抬头仰望着下着雨的天空,双手用落下的雨水洗了一把脸。

这个人竟然就是待小张如父亲的常老大……

很快常老大带上了帽子,就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再说到三号公棚内,许多人都只穿着个小裤衩趴在自己的床上。

“诶,你们说,这王工咋还没把电给弄好呢?”

“哎,这大雨连天黑灯瞎火的,怎么不得鼓捣一会儿,我不玩了,困了,睡觉了……”

几个弟兄们就在这若有若无的说话打屁,就在这时候其中一个姓白的突然叫了起来。

“啊,谁特么扎我?”

众人哄笑说:“你净扯淡,就你那皮糙肉厚的谁能扎的了你?”

很快这个姓白的就起身,拿着手电在自己的床上寻着,只见在一团血泊之中有一个亮晶晶的东西被血水包裹。

姓白的都有点不敢相信,这难道是自己身上的血么?出了这么多?

而刚才扎到自己的应该就是这个东西,姓白的手拿了起来,定睛一瞧,立刻唏嘘不已。

“兄弟们,兄弟们,你们快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跳下了床来到姓白的身边,当所有人一看他手里拿的东西,每个人的脸上都漏出了及其难看的颜色。

姓白的开始有点哆嗦,只听见身后的一人说:“呦,白哥,你身后怎么出了这么多的血……”

姓白的赶紧找了几张卫生纸让别人在他后背摁着,就当是止血了,不过,面对流血他手里的这件东西才是最要命的。

他的手一边拿着一边哆嗦,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人然后说:“你们……你们看它眼熟不眼熟,会不会是她……”

当这句话一出的时候,一个个都面如土灰的,不敢作答,唯有几个只点了下头。

就在所有人鸦雀无声注视着他手里的东西,一个人却在这时间推开了门……

(未完待续)

作者寄语:龍信作品

360浏览器最新版

360极速浏览器最新版

360安全浏览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