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腻了狗血喜剧幸好这部有惊喜-【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16:51 阅读: 来源: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今天,入围第11届FIRST青年影展长片主竞赛单元,并获最佳演员提名的《睡沙发的人》在爱奇艺上线了,尽管最终没有在FIRST影展上获得任何奖项,但这并不能抹杀《睡沙发的人》的价值。(文末福利)

在去年FIRST最终入围的影片片单之中,《睡沙发的人》这样一部幽默轻松、娱乐性更强的喜剧电影,在一众“苦大仇深”的电影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评奖总是倾向于更有深度的作者表达,但如果语境放在整个国产类型片里,就会发现《睡沙发的人》的可贵。

作为一部小成本独立电影,《睡沙发的人》制片成本仅有三十万,在严格的预算限制下实现了不错的完成度;在镜头语言上,整部影片百分之八十的镜头在室内,因为空间限制,大部分是固定镜头,但在构图上却精心设计,经常出现类似WesAnderson式的对称构图。

而在色彩上,为了避免平淡和乏味,导演把客厅原本的白墙刷成了红色,卧室刷成了蓝色,而在粟一柯的想象世界中则是绿色调为主。这正好呼应了影片中反复出现在客厅墙上的三幅Andy Warhol风格的三棵树(603737,股吧),也是红色,绿色和蓝色,可以说是充满巧思了。

正如木卫二所说:“在今年(2017年)成风的颓丧主题下,我选择相信它的青春与善意。毕竟,读书阅读是不会骗人的。”影片中,两代人用“以笔会友”的特殊方式进行交流,让文学成为桥梁,引导粟一柯在经典名着中寻找自我,走出青春期的迷茫。

导演和编剧似乎想借此告诉每一位观众“文学的魅力是无尽的”,这种简单而善意的呼喊在当下中国电影(600977,股吧)市场中十分难得。没有情怀的堆砌和唯美的爱情,《睡沙发的人》就像是一个真正穿着校服,散发着青春和生活气息的高中生站在你的面前。

即便如此,也有影迷说,《睡沙发的人》就算上院线,也可能淹没在一众大片之中。在FIRST影展上颗粒无收,没有奖项加持,没有商业噱头,没有明星,没有话题,的确极有可能被市场忽略,所以说是FIRST“遗珠”也不为过。

电影故事倒不是很复杂,讲的是一个高考落榜后被母亲逼着在家复读的废材青年粟一柯和他博学多才又高冷十足的舅公之间的故事。两人一开始并无太多交流,一个天天看书读报,喜欢怼人;一个不务正业,瞎混日子,但两人平淡的相处中又不乏一些幽默的碰撞和火花,让本来琐碎的生活多了一层喜剧色彩。

这种喜剧色彩有点类似于日本脱力系喜剧的调子,即在琐碎而无聊的日常生活中不经意抖出笑料,让人会心一笑的同时也能有不错的代入感。

脱力系喜剧来源于日本,是导演三木聪在其作品《乌龟意外之速游》中创立的一种电影风格。《乌龟》一片中上野树里饰演一个普通的女人,每天在家喂乌龟,在一次接电话时,不小心忘记阳台开着水管,导致水管给堵住了,请来一个水管工,却因为一个赌而坐车去看被墨鱼饭堵塞的水管,回家路上爬楼梯怕被滚下来的苹果砸到而卧倒,结果刚好在楼梯角落发现一张招募间谍的小贴纸。

电影《乌龟意外之速游》

你看,这故事是不是有点不知所云甚至有点荒诞,但就是这种琐碎又无聊的日常使得作品具有一种既怪异又好笑的气质,虽然怪异,但又会在某个瞬间让你联想到自己的生活。这种风格的电影出现之后,大家会不禁感叹一下:原来喜剧还可以这样拍。

电影《乌龟意外之速游》

这大概就是脱力系喜剧的魅力,可以让有趣和无聊、真实与荒诞融合在一起而不突兀,反而平添了几分别样的色彩。近几年,日本的脱力系电影逐渐受到国内观众的喜欢,比如讲两个高中生日常聊天的《濑户内海》,濑户和内海两个性格截然不同的高中生,一个冷漠一个活泼,天天放学后坐在露天的台阶上闲聊天,一个喜欢抛出各种问题,一个则喜欢补刀和吐槽,两人聊得天南地北,零零碎碎,可以让无聊的话题变得更无聊,但却一点都不闷。无聊是影片的主要内容,有趣却是影片的基调。

电影《濑户内海》

同样风格的影片还有前AKB48成员前田敦子主演的《不求上进的玉子》,及松田龙平主演的《我的叔叔》等等。这些喜剧所呈现的都是一些普通、平凡但又略微有些怪癖的人物。这些人物往往都会有一些小麻烦,或是一些小目标,还经常冒出些奇奇怪怪但似乎又颇有道理的想法。他们在电影里的其他人眼中大概是无聊、颓废或者怪异的奇葩,但对于观众来说,他们则是有点亲切和可爱的,就像我们身边的伙伴,甚至是我们自己。

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

电影《我的叔叔》

脱力系电影在日本的流行和它的文化语境有很大关系,日本人的搞笑文化很多脱胎于他们的漫画,而脱力系电影也可以说源自类似风格的漫画,比如《濑户内海》就是漫改电影,题材是建立在现实生活的语境之上,但表演风格却会略微有些夸张,这种夸张是在观众能够接受的范围之内,所以并不违和。

电影《濑户内海》

不过我们很少在国内喜剧里看到这种风格,大概还是由于语境和观影文化不同造成的。这几年,国内喜剧在表现形式上以动作类喜剧、语言类喜剧或两者结合为主、而以源于日常生活的写实主义喜剧或荒诞喜剧却不太多见。

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喜剧电影的风格倒是很丰富,那时候写实主义的讽刺喜剧可以占半壁江山,有讽刺社会的《顽主》,讽刺官场的《背靠背,脸对脸》,讽刺知识分子的《站直啰,别趴下》,但由于各种原因,现在喜剧的内容反而变窄了一些,很多则是靠夸张的肢体语言和网络段子来吸引观众的眼球。

电影《顽主》

电影《背靠背,脸对脸》

所以当看到一部脱力系的国产喜剧时还是有些惊喜的。这种喜剧要做好也不太容易,需要巧妙地抓取生活中的小细节,但又不能刻意营造喜感抖包袱。多了,容易过,成为生硬的喜剧桥段的堆砌;少了,容易闷,只剩下简单的日常流水账的记录。

影片《睡沙发的人》是有脱力风格的,故事是日常的,琐碎的,但又有小幽默和小趣味。主要人物不过三人,胸有大志却混吃等死的粟一柯,时而暴力时而软弱的妈妈,高冷话少偶尔补刀的老舅公。老舅公被房东赶出来,住进了粟一柯家后,占用了粟一柯的卧室,后者只能睡在沙发上,从此成了“睡沙发的人”。

三个性格迥异的人住在同一屋檐下,矛盾自然也不少,儿子极力想摆脱妈妈的管教和束缚,实现精神之自由;妈妈则想借助舅舅之力来点醒儿子,让他“开窍”;舅公却偏不按外甥女的设想来走,反而叫粟一柯放弃读书考学这条路;他的这一举动又遭到外甥女不回来做饭的报复,结果只能和看似有些蠢萌的粟一柯讨论晚饭的各种可能性。两人却因此而开始了解对方,粟一柯在舅公有意无意的点拨之下,似乎终于开了窍,并爱上了文学,甚至还办上了“少儿写作辅导班”。

粟一柯这个被旁人看贬,被领居小孩瞧不起的学渣在最后竟然逆袭了,尤其是在当他和学霸表弟对峙时,气场全开,丝毫不输,还在舅公的帮助下把学霸表弟的傲娇气焰整得彻底熄火。

当然除了舅公,也有人和他是惺惺相惜的,那便是他的好基友米三儿。两人也想像濑户和内海一样,是两个室外宅,米三儿相对于粟一柯,会更加蠢萌一些。有当大哥的梦想,也有自知之明,觉得脑力不行,只能靠“颜值”,然而颜值也~~。(见下图)

整个故事看下来很简单,很接地气,感觉好像发生在自己身边一样,粟一柯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那种漫不经心,有点小聪明,心气甚至还有点高的同学,成绩虽然不怎么样,道理却懂得不少,老舅公则像那些看似微不足道,实则内藏乾坤的高人,语不惊人死不休。

虽然是部小成本的制作,但胜在其细节丰富。比如粟一柯在家偷偷看电视,听到母亲敲门后,用湿抹布给电视机降温;又比如他每次背英语单词,都会停留在以A开头的字母;还比如有洁癖的舅公在进别人家门前会不自觉地将拖鞋抖灰等等。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大概生活中我也有这些习惯。

谈到喜剧,都会谈到语言的风格。脱力系喜剧也会有语言梗,只不过它不完全靠讲段子和笑话,而是将正常的对话放在一个异常的语境中搭配而产生笑果。

在《不求上进的玉子》里,玉子和父亲在吃晚饭时,玉子看到电视里播着日本新闻,叹气道“这个国家没救了”,父亲马上投来不解的眼神。大家看到这里会忍俊不禁,因为玉子自己成天懒懒散散,在父亲眼里都快成“没救的人”了,她自己却全然不知。

电影《不求上进的玉子》

而在《睡沙发的人》里面,也有这样的语境搭配,比如母亲问粟一柯是否“准备在教育界发展”时,大家都会觉得好笑,这本来是一句正常的问话,但放在粟一柯这个学渣身上则有很大的讽刺笑果。

如果你期待捧腹大笑估计是不太可能,但总会有会心一笑的时刻,甚至可能还会得到一些治愈的效果,这种治愈不是给你灌上几篇十万加的文章,而是让你在故事里感到某种润物细无声的温暖和安静,就像某个慵懒的下午,靠在沙发上,喝了一杯淡淡的柠檬茶,而这种来自日常的琐碎和平淡,不就是我们曾经和正在经历的吗。

沧州白癜风哪个医院好为什么白癜风容易扩散呢

石家庄港大妇产医院20岁就得了妇科疾病怎么办

河南新乡看龟头炎的专科医院

昆明白斑治疗专科医院额头白癜风好不好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