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非洲石油诱惑背后的危机0-【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2:47 阅读: 来源:钢结构防火涂料厂家

非洲石油诱惑背后的危机

中国页岩气网讯:壳牌退出东非,无论是输是赢,未来所有在非经营的公司或许都将面临一场巨大的系统风险。

曾几次被炒热、又几次冷却的东非油气开发话题,今年上半年出现又一轮大起大伏。先是年初美国地质调查局公布预测,称东非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三国天然气储量超过250万亿立方英尺(合7.1万亿立方米,非洲第一大能源生产国尼日利亚储量不过186万亿立方英尺)。

继而在3-5月间,美国阿纳达科石油公司、意大利埃尼公司相继宣布在莫桑比克所中标区块探明50万亿和52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储量,这几乎相当于利比亚全国已探明储量。由英国Ophir Energy和英国天然气公司、美国埃克森美孚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组成的财团,则在坦桑尼亚所中标区块,宣称探明20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储量。

除了直接探明的储量,和东非油气资源相关的并购也一度如火如荼。卷入其间的,包括马来西亚国营石油公司、泰国国家石油公司,以及中、韩等国的国企。其中中石油3月中旬宣布出资42.1亿美元,收购埃尼全资子公司——埃尼东非公司28.57%股权,从而间接获得总储量75万亿立方英尺的莫桑比克4区20%权益。

相较于北非、西非和南部非洲,矿产资源较匮乏的东非,除南北苏丹、赞比亚等少数国家以外,长期以来依靠农业,尤其经济作物支撑国民经济,日子较为窘迫。莫桑比克等国勘明大量油气资源,和外国财团蜂拥而至的消息,让当地政商人士十分振奋,希望借此搭上“经济快车”,甚至重演上世纪90年代的“苏丹奇迹”。

然而好景不长,5月26日,壳牌宣布退出东非天然气开发行列,放弃收购阿纳达科抛出的莫桑比克1号区块(和4区同属近海鲁伍马盆地,预估储量65万亿立方英尺)。壳牌的退出,和阿纳达科的“挂卖”、埃尼的让股,被一些观察家联系起来,认为可能意味着国际资本不再看好东非。乃至非洲油气开发的潜力,打算趁投入不多尚未被“套牢”全身而退。

事实上,壳牌的撤退只是避免和亚洲国家石油公司的正面消耗,商业的逻辑始终是由可预见的利润和风险来决定的。

壳牌“商业性退出”

从壳牌退出东非石油勘探开发,应该看到,壳牌的决策,主要是策略性的,且充满着偶发因素。

首先,正如其首席财务官西蒙·亨利所言,由于亚洲主权基金和国营企业的蜂拥而至,东非油气勘探招标价和股权转让成本水涨船高,令并购变得再难盈利。壳牌副总裁安德鲁·莱瑟姆所谓“油气公司在东非还能再买到物有所值的资产”,也是相同的含义。也就是说,在商言商的欧美油企面对以确保国家战略资源供应为目的的亚太国家资本,认为东非石油勘探、开发“不值这么多钱”,因此宁愿暂且搁置。

这种搁置对于东非各国而言,并不意味着油气资源开发的停滞,而只是由以欧美油企主导转为亚太国营公司、主权基金主导,“油气红利”仍可照吃不误。同样,退出东非并非退出非洲,壳牌就将重心转回驾轻就熟的尼日利亚,其它欧美油企的“退出”,也不过由性价比较低的“期货市场”东非各国,转回尼日利亚、安哥拉、赤道几内亚等熟悉的领地罢了。

其次,和较成熟的西非油气开发市场相比,东非各国在油气开发方面存在许多先天不足,如基础设施即便以非洲标准衡量也算糟糕,缺乏天然良港不便油气资源输出,以及政策性障碍等等。壳牌就在坦桑尼亚的桑给巴尔和索马里遭遇了勘探许可证被暂时冻结的问题,这些都会让欧美油气企业望而却步。

第三,和北非、西非和苏丹、安哥拉等地相比,东非各国的勘探工作尚较草率,数据、资料可能存在相当大误差,这在油气国际市场价格高企的年代无关痛痒,一旦油气价格走低,许多油企就不愿过多“下本”,以免看走眼后遭到损失。

至于其它欧美油企转让勘探权和开采股份,正如前文所言,系东非油气勘探价格被哄抬到高位,这些精明的商人觉得转手倒卖比自行开发性价比更好,且不用承担风险。由此可见,就事论事,壳牌等的退出并不会令所在国油气开发受大的影响。

对于亚洲国家石油公司而言,尽管获得了胜利,但必须警惕东非资源国的资源过山车风险。

“过山车”风险

早在东非石油预期热烈之时,一些熟悉非洲经济的分析家进而担心,非洲——确切说是“狭义非洲”即撒哈拉以南非洲——会因此重蹈“资源过山车”覆辙。

自殖民时代以来,非洲各国经济便存在严重的原料基地化、单一化倾向,许多国家不仅经济上依赖资源出口,且通常依赖特定的一种或几种资源出口。这种资源可以是能源、金属矿产,也可以是橡胶、油棕、咖啡、可可、剑麻、烟草等经济作物或战略物资。这就造成非洲各国经济对工业化国家和国际市场的严重依赖。

历史上每逢国际市场资源价格走好时,这些非洲国家经济就会出现“黄金期”,如60年代的肯尼亚、罗得西亚(农产品(000061,股吧)),70年代的扎伊尔、赞比亚(铜)和80年代尼日利亚(石油)等,其中蒙博托时代的扎伊尔还一度被誉为“非洲经济的希望”。但一旦工业化国家需求降低,全球资源市场价格疲软,这种“黄金期”就戛然而止。

如一度兴旺的扎伊尔、赞比亚都因有色金属市场的“跳水”而一蹶不振。80年代经济如火如荼的尼日利亚,也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低油价时代陷入经济原地踏步的窘境。在非洲经历“资源过山车”之后,往往平日被肥厚石油财政收入所掩盖的社会矛盾纷纷显露出来,进而造成严重的社会动荡。

一些经济学家通过比对指出,非洲持续十多年的经济高速增长,其轨迹几乎与海湾战争后,全球油价的飙升曲线重合,而“世界工厂”中国的异军突起,令全球石油、黑色金属、有色金属、经济作物等市场一路火爆,这些恰是诸多非洲国家的经济支柱产业。

正是资源市场的需求走旺、价格走高,令相关非洲国家国库充实,经济形势欣欣向荣,而这些国家财力和购买力的充裕,刺激他们更大量地进口工业品(尤其中国工业品),并大手笔投入基础建设,这既让非洲经济步入与中国等经济伙伴的互利循环,确保后者持续保持产销两旺,从而维持对非洲资源的“好胃口”,也为非洲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更多后劲。

但历史证明,这种动力不会总是持续下去,一旦这些产品的价格出现反复,非洲经济很难不受到冲击。

但也应看到,目前全球经济依旧不景气,传统工业化国家能源需求量在滑坡,新兴国家也面临产业结构转型等一系列问题,资源消耗增长速度也明显放缓。不仅如此,页岩气、清洁能源等产业技术近年来发展迅猛,这也势必导致各主要能源买家在外购油气,尤其天然气方面,不会如前几年般慷慨。

应该看到,近年来非洲经济增速虽然喜人,但“靠天吃饭”、过分依赖资源出口的状况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而工业化国家、新兴国家的产业结构调整和新能源开发,又是大势所趋的事,从这点上看,非洲各国如不能尽快让自身产业结构“丰满”起来,再度坐上“资源过山车”,恐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那时,无论是壳牌还是亚洲国家石油公司都将面临一场巨大的系统性风险。

(作者系非洲问题专家)

免费的加速器推荐

玩《云顶之弈》用什么加速器

加速器